我們的青春,就在戰後嬰兒潮的父母保護下安然地成長度過。而一九四九那年飄洋過海的年輕人,他們的青春隨著時光浪潮,早已消逝在茫茫無盡大海。

  回想那年,有位十七歲男孩跟著國民黨軍隊撤退來到了台灣,在寒風細雨中抵達基隆港。當他雙腳第一次踏上台灣這塊土地時,沒想到自己將就此與熟悉的故鄉訣別,直到四十年後,回家的路才清晰浮現…。

  這男孩出生於浙江杭州的蕭山,十幾歲就跟著叔叔離開了家到上海打零工,賺取微薄薪水。雖然辛苦,但日子總是還能過得去,畢竟離家不遠,在大都市工作比較有機會。然而,那個年代,時局變化像山上的天氣一樣,風雲變色僅在瞬間,人民生命猶如草介,過得了今天不敢想明天,怎敢奢望未來…。

  聽說男孩來到台灣,也是陰錯陽差的命運安排。怎麼說呢?

   因為當時在大陸的國民黨軍隊到處捉少年人當學徒兵,男孩的好友不幸被挑中了,執意要捉他去充軍。男孩待念朋友是家中唯一的香火,為了義氣就代他當了學徒兵。但沒想到過沒多久,大陸便淪陷了,男孩也因此跟著軍隊撤離到了台灣。

  然而,這一別就是四十年,當男孩再度踏上家鄉的土地時,已是年近六十白髮蒼蒼的中年人。

  他回到了出生時的故鄉,聽弟弟說起才知離家後的往事。

記得當年戰亂中,男孩在上海走失的消息傳回了家鄉,母親以為他客死異鄉,哭了好久好久,幾乎哭瞎了雙眼。母親直怪他叔叔沒把男孩給照顧好,才讓他在上海走散,失去了音訊。

  事隔多年,父母卻萬萬沒想到,男孩早已平安到了台灣,還落地生根成家立業而兒女成群。直到父母臨終時,在他們心裡仍然念著失去音訊的男孩,抱著遺憾含淚而逝。

  男孩聽完弟弟說的陳年往事,內心百般煎熬五味雜陳,決定將埋葬父母的石堆墳重新修築,再次光采的安葬雙親,祭拜和告慰他們在天有知,最思念的兒子終於回家了……。

  說到這兒,故事中的男孩就是我的父親。他的青春隨著一九四九那年飄洋過海,遺留在時代悲劇的洪流裡消逝了,再也喚不回。

  筆落至此,內心隱隱刺痛著,淚水在眼框裡打轉,情緒有些激動,腦海裡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。

  若時光真能往回走,回到一九四九那年。我願那時的父親沒有離鄉背井來到台灣,願他留在家鄉,在父母膝下陪伴終老。就算命運倒轉而改變了我們,我也寧願如此,只望父親也能有個美麗的青春。

 

 

   後記:這篇文章,是我看完Enzou的「逝去的青春《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閱讀後》」一文,有感而發寫給她的回應。內容稍微修飾後,放上來與大家分享內心的感動。 

 

 

  【延伸閱讀】

   父親的身影

   遇見你,夢中的白河

   逝去的青春《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閱讀後》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o 的頭像
Leo

藍色盒子的視界

L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